酷爱读 > 伊塔之柱 > 第十五章 血月与灰雾(下)

听到夜莺小姐惊恐的尖叫声,方鸻一转身,一个箭步冲进舰长室,但看到里面的场景时忍不住停下来,摇了摇头,叹口气——一只扑扇着羽翅的大虫子正绕着灯具嗡嗡乱飞,夜莺小姐缩在一处角落,一脸警惕地盯着那东西。

她甚至已把长匕首拔出来握在手中,刀尖正决绝地随那飞虫上下游动。

方鸻走上前去,用手在灯光前一遮,那虫子便迎头撞了上来,他用手一捏,轻轻按住那虫子的前胸背板牢牢将它擒住。

虫子发出尖锐的嘶鸣声,用力挣扎起来,力气还不小,显示出充沛的生命活力。其他人这时也跟着从外面走了进来,天蓝有些好奇地看着他手上的虫子,还试着伸手去摸了摸了它长长的触须。

爱丽莎这才放松下来,收起刀,混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她看到天蓝的举动,忍不住说道:“小心,这虫子说不定有攻击性,天蓝,离它远些。”

方鸻将手上的昆虫翻转过来看了看它的口器,摇了摇头,“不用担心,这只应该是植食性的,小心别激怒它就行,看它口器还蛮锋利的。”“这是什么虫子,艾德哥哥?”天蓝问道。

方鸻摇摇头,也忍不住多看了手上的虫子两眼,这虫子看起来像是天牛科下的一属,有额突与触角,触角十六节,前胸背板隆起,但却没有角质鞘翅,只有两对羽翅。

他掀开前翅,宽广呈灰白二色,后翅膜质化,腹部发达,带尾须,看起来又像是蜚蠊目的亲近,他还从来没见过这种虫子,不过艾塔黎亚他没见过的生物海了去了。

何况还有以太界,这虫子说不定本身就是魔法生物。

夜莺小姐一脸嫌厌地看着那挥动着六足的大虫子,离得远远的,“亲爱的团长大人,麻烦把它丢出去。”

“丢出去?”方鸻连忙摇头,“那可不行,这东西很珍贵。”

“珍贵?”

爱丽莎有些惊恐地看着他。

这时外面又有更多的虫子飞了进来,方鸻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,连忙道:“让其他人回船舱,关上门窗。这玩意儿说不定是木材为食的,得防止它们钻到下层甲板里去,在那里产卵。”

众人手忙脚乱地关上门窗,罗昊、箱子与帕帕拉尔人也从另一头进入船舱,并在那边关上舱门。妲利尔和谢丝塔一人一只将飞进舰长室的虫子捉光,然后丢进一个木盒子里。

而正是这时候,大雾之中忽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嗡嗡声。

方鸻一下变了脸色,抬头看向那个方向,只见灰绿色的雾气之中飞来铺天盖地的虫子,如同一场暴雨一样落在甲板上、撞击在玻璃上、舱壁上,发出冰雹一般砰砰乓乓的声响。

“啊,这么多!?”连天蓝都吓了一大跳,尖叫道。

她忽然一蹦三丈高,大叫一声:“坏了,艾德哥哥,下面还有!”

方鸻也反应了过来,立刻向楼梯间冲去,来到下层走廊——只见走廊中已经铺了密密麻麻一层虫子,如同蠕动的地毯,他看到这一幕只感到头皮发麻,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踩着这些虫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,一步步向前。

他走到房间门前,推门而入——里面是罗昊等人的宿舍,也早已爬满了虫子,甚至还有不少虫子正通过舷窗飞进来,他走过去拉下窗户,发出一声闷响。

那时一只虫子从雾气之中飞来,一头撞在玻璃上,在他面前溅开成一团五颜六色的汁液。

其他人也跟着进入舱内,百灵鸟、金盏花、崔希丝和伊恩,天蓝、妲利尔、谢丝塔与希尔薇德各自进入自己的房间中、还有医务室去关上窗户,房间内的场景有些惨烈,女士们的惨叫声此起彼伏。

还好那些虫子并不具备攻击性,也只是给众人心灵上造成了不小的伤害。

方鸻退出房间,才发现夜莺小姐正一脸生无可恋之色地站在楼梯口,正看着那层层叠叠向上爬去的虫子,一副举步维艰的样子。

“爱丽莎小姐,”方鸻开口道,“你留在舰长室,关上门吧。”

夜莺小姐面色难看地看了他一眼,虽然生理上极为不适,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那你们呢?”

“它们没什么攻击性,只要堵住入口别让它们进来就行,船舱内的可以慢慢清理,这些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虫子而已。”方鸻道。

“那……”爱丽莎点了点头,“那好吧。”

她关上门,其他人也正一一从各自的房间中退出来,谢丝塔正咯吱咯吱地一一将那些虫子踩死,然后将它们扫一旁。

妲利尔在一旁,正一脸敬畏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女仆小姐。

“艾德哥哥,”天蓝拿着水晶对他道,“梅伊小姐和巴金斯先生已经将空战甲板、温室检查过了,罗昊和箱子他们也去过了厨房和杂物间,那边的门窗都堵死了。”

“中枢控制室呢?”方鸻担心的是盖伊发生器。

天蓝摇摇头,“姬塔说,魔导引擎那边暂时还没见到虫子。”

理论上虫子应当减少,可事实上通道内的虫子数量仍在增加。

方鸻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个问题——锚链室——虫子可以通过那里放锚的孔窗爬进来,他当机立断,立刻沿走廊穿过厨房与温室,来到那个地方,但才发现罗昊、箱子与帕帕拉尔人已经先到一步。

此时锚链室内虫子的数量已经泛滥成灾,层层叠叠堆叠在一起,几乎如同汹涌的黑泥一般,帕帕拉尔人正站在门外大呼小叫,“你们怎么不进去?”

“你是夜莺还是我是夜莺?”罗昊没好气道。

“夜莺归夜莺,”帕帕拉尔人用一只手拍掉飞到他脸上的虫子,“我又不是什么除虫专家!”

“也没让你除虫,”罗昊道,“让你去堵死锚链孔就可以了。”

“那我怎么过去?”帕克问,“要不你把我丢过去?”

方鸻也不知道这些虫子究竟是从哪里来这么多,他正准备走上前去,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叫自己——回头一看,才发现姬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。

博物学者小姐脸色有些白,眉角上的伤疤留着淡淡的痕迹,但还算镇定的样子。方鸻见状询问道:“姬塔,你没事吧?”少女推推眼镜,摇摇头,“团长,不止是锚链室,各个气孔都有虫子可以渗透进来,不过我已经用魔法封住了那些地方了。”

她这才看向那个方向,一本魔导书浮现在她手上,用手一指,口中念念有词,氤氲的白光从书页之中升起,她伸手向那边一指,白光向着锚链室飘了过去,飞入锚孔之中,虫子尖叫起来,忽然张开翅膀飞了过来。

罗昊与箱子、帕帕拉尔人吓了一跳,连忙后退,密密麻麻的虫子几乎已经淹过了最矮的帕帕拉尔人的膝盖,“快帮帮忙!”他几乎有些绝望地叫道。

方鸻不慌不忙拿出一只发烟筒来,拉开引线将其点燃,用浓密的烟雾将其虫子驱开,这些发烟筒还是他们在芬里斯密林之中驱虫所使用的,一直留到了现在。

终于将各处的口子堵死之后,虫子再不能渗入船舱内,谢丝塔、妲利尔和罗昊、箱子等人分为两组,花了近半个小时才将船舱内的虫子清扫一空。

不过就这样还有不知多少漏网之鱼躲入了杂物间、行李或者底舱之中。

而外面的虫潮几乎持续了近一个钟头才结束,甲板上、桅杆上爬满了这些同种类的虫子,银鬃蛛丝的船帆更是被咬得坑坑洞洞——几乎不能复用。

众人又花了一个钟头将甲板上清理干净,并重新更换备用的船帆——剿灭的虫子的尸体已堆积如山,并散发着一股恶臭,船上遍布着这些虫子留下的花花绿绿的汁液,在彻底清洗过一遍之前是别想再用了。

天蓝忽然在甲板上大叫起来,众人来到甲板上,才发现四周浓密的雾气竟正在渐渐散去,远处重新出现了拉维亚角陆缘的风貌——在峭壁之间,浮现出一座小镇。

“你们看那边!”天蓝指着那个方向喊道。

方鸻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,才发现那是一片天然锚地,小镇位于峭壁环绕的云湾之中,沉浸于夜色下,屋舍依山而建,层层叠叠,山崖上还有一座灯塔。

黑沉沉地没有任何灯光。

“是那瓦尔塔,”凯瑟琳有些意外地开口,“那雾气竟将我们送过来了?”

方鸻看向她,问:“这里就是你们的秘密锚地?”

“表面上是这样,不过我们的锚地还要更深入一些,”凯瑟琳眯着眼睛看着那个方向,告诉他:“不过小镇上也有码头,你们直接停靠过去就可以了。”

“这附近经常起雾么?”但方鸻的心思仍在之前那场大雾上,那突如其来又毫无征兆散去的雾气实在令人有些不安,那雾气之中铺天盖地的虫群也是一样,他询问道:“你知道刚才是什么状况么,凯瑟琳女士?”

凯瑟琳摇了摇头,“我和你们一样,到现在还不太明白那雾气究竟是什么,那里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虫子。”

方鸻仔细观察了她一眼,发现对方并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。

但既然这里是私掠海盗们的锚地,他们理应当很清楚这附近的环境才对,还是说那片雾气真只是偶然而已?

“怎么,你还在想之前的事?”凯瑟琳道,“空海上状况百出,其实你用不着想那么多,浮岛一样大的巨鲸,海市蜃楼,有的是比这更壮观的景象。”

她一脚踩烂了一只爬到脚边的虫子,“这些虫子看起来普普通通,应当也没什么秘密。”

方鸻却道:“我不是说这些虫子。”

这些虫子看似无害,但它们的生态却十分特别,在外界从未见过,它们如此集群,理应不该如此籍籍无名才对,除非它们本身就生活在一个封闭的、独特的生态之中。

它们是属于什么族群,又栖息在什么地方?他总觉得那些虫子是来自于那艘巨舰上,而一想到那条雾气之中断裂成两截的船,他心中便隐隐有一丝不对劲。

那船虽然如山般大小,但它上面真容得下如此多的虫子么,它们生活在那条船上,吃什么,靠什么为生?更遑论发展出一个迥异于外界的生态呢?

他的学业本来就与此有关,普通人可能看不到这些细节,但在他看来这些虫子身上却充满了谜团。

“凯瑟琳女士,”方鸻又向对方询问,“你也看到了之前那一幕,你认为那条船是来自于什么地方?”

凯瑟琳缓缓摇了摇头,“帝国也没有那么大的船,他们的主力战舰也要比那船小得多,巨树之丘和考林—伊休里安的船更对不上,罗塔奥人的船也是一样。”

她看向方鸻,“怎么,你觉得太过巧合了?”

方鸻点了点头,罗昊、箱子和帕帕拉尔人都认为那巨船外形有些眼熟,他其实心中也有一丝相同的感觉,他回到舰长室内,拿出自己后来凭记忆素描画的那些影人的巨舰的笔记。

但也仍对不上。

也不是影人的舰队。

还是说艾塔黎亚仍存在着他不知道的未知势力的风船,努美林精灵?辛萨斯蛇人时代的遗产?

他合上笔记,不过无论如何七海旅人号都正需要一个停靠的地方,毕竟眼下竟船上需要彻底清洗,还要进行生物防治,检查那些虫子有没有在船上产卵,并将角落处残留的一一清理出来。

否则等到幼虫孵化,到时候又是一个大麻烦。

何况那瓦尔塔正是私掠海盗在圣休安的秘密锚地,凯瑟琳所说的其中一座造船厂也在这个地方,这里本来就是他们预计当中的一个目的地。

因此他拿定主意,告诉塔塔小姐和其他人准备停靠——于是七海旅人号又挂上船帆,开始徐徐向那瓦尔塔的方向靠过去,只不过没多久,那个女海盗头子又找上他,告诉他:

“小家伙,让你们的人慢下来,”凯瑟琳一脸警惕之色,“不太对劲。”

方鸻看向她,她才摇摇头道:“但愿是我多虑了,不过那瓦尔塔的状况和我想的不太一样,这里是很偏僻,但也不至于是这个样子。码头上的人至今还没看到我们,也没派出人来询问我们的来意——”

“你担心那瓦尔塔出了什么变故?”方鸻问道,“血鲨海盗或者帝国人捷足先登,先控制住了你的人?”

凯瑟琳语气正有些困惑:“不排除这个可能,但如果我是血鲨海盗的人,断不至于露出这样的破绽,他们就算派出船来,这么暗的天色、这么远的距离上我们也看不清什么。”

“所以凯瑟琳女士的意见是,停下?还是转身离开?”

“不,”凯瑟琳摇摇头,“只是要提醒你们小心一些,谨防一切可能的变故,这附近是私掠海盗的产业,那座造船厂我们还用得上。”

方鸻思忖了一下,决定先放出小艇,派人先到岸上去看看。

他一边来到甲板上,放飞了第二批发条妖精——这一次这些细小的灵活构装再没遇上什么阻碍,顺利地飞入了那瓦尔塔镇上,但这些精密的铜质构装体从镇上飞掠而过,才发现无论是码头上、还是镇子中都空无一人。

方鸻不得不让它们降低高度,在镇子之中四散侦查了一圈,还是一无所获,他也不由警觉起来,让几只发条妖精飞入建筑内——但镇上的所有建筑内部几乎都漆黑一片,没有任何灯光。

他默默让发条妖精飞了回来。

这时七海旅人号上已经放下一只舢板,妲利尔、梅伊、爱丽莎、箱子和帕帕拉尔人都编入了先遣队,方鸻自己亲自作为先遣队的指挥,凯瑟琳也在船上。

其他人则留下来看守七海旅人号。

舢板大约划过几链地,才渐渐靠近了小镇的码头——那座临时码头并不太大,只有两条伸向空海的栈桥,呈半拱形,是考林—伊休里安南方常见的式样。

码头上堆积着大大小小的箱子,铺着渔网,像是刚有一批物资被送抵,还来不及运走——凯瑟琳坐在船头,看着这一幕向众人解释:“镇上有一艘固定运送补给的风船,大约两周抵达一次。”

“那风船其实是考林海军的资产?”

凯瑟琳点点头。

方鸻丝毫不奇怪,他太清楚这里面的猫腻了,这镇上的居民说是来自于长湖地区的探险者,其实说不定就是王室的探子,整座小镇建立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的。

所掩饰的,自然是那背后的私掠海盗的秘密锚地。

他倒不太担心这些人会认出七海旅人号来,因为凯瑟琳肯定比他更清楚这一点,既然她都没表示什么,那他自然也装作什么也不了解的样子。

考林王室对于圣休安鞭长莫及,留在这个地方的人是听从凯瑟琳的,还是听王国的话,只需要看看这位女海盗的态度就明白了,她也根本没把那位国王陛下当回事。

“看情况,”凯瑟琳道,“它才离开不久。”

方鸻皱了一下眉头。

方才发条妖精就发现镇上空无一人,但还可以说是这位传奇女海盗被人出卖之后,血鲨海盗也对她留在圣休安的势力进行了打击,为了保存实力,这些人不得不躲起来。

但这解释不了运送物资的风船还在照常运作,而且对方就算到了这里发现已经人去楼空,也不至于把运来的物资卸在码头上,然后留在这里无人问津。

这无论如何也说不通。

他思索着这个问题,下意识抬头看去,但下一刻,方鸻就隐隐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起来。

淡淡的红光笼罩着那瓦尔塔所在的峭壁、云湾、与附近山头上的森林,他先前脑子里充斥着这些繁杂得念头,还没发现今天夜里的月亮似乎有些异常。

但那银轮一般的月华半掩在云雾之间,看似没有什么不对,只是月光之中隐隐透出一丝赤色。

然而片刻,方鸻才意识到那红光并不是从艾塔黎亚的卫月上散发出来的,而是在天空之上的另一边,与之交相辉映的第二轮月——一轮赤红的,高悬于天空的‘月亮’。

人头大小,以妖异的、朱红的光芒笼罩着大地。

“血月——”

一名词下意识从他脑海之中跳了出来。

……(本章完)

()